網上世界娛樂眾多,要消磨時間絕不困難。近兩年,竟漸漸興起了一個熱潮,簡而言之,就是「睇人打機」。無論Youtube上,或是專供玩家串流遊戲影片的twitch.tv,也漸漸蔚為風潮,觀眾與製作者的人數也一併節節上升。在香港,較為人所知的有達哥、伍公子;在外國,則可謂恆河沙數,有傳Youtube訂閱人數最高的首一百頻道中,竟有十八個是專門推出遊戲相關影片的,而第一位看來也快將換成來自瑞典的Pewdiepie。這是什麼現象?再說,玩遊戲這回事,不是該親身經歷才過癮嗎?

這個現象,顯然已進入了很多人的世界。走到街上,你可能會聽到一些潮語,本來都是源自網上玩家的慣用語。比如達哥經常掛於口邊的「喊出黎」、「契弟走得麼」、甚至「居高臨下士氣高漲」,都已慢慢變成日常用語,有時更泛濫得惹人煩厭。逢星期五達哥找數獻唱之時,亦是不少人自願以被虐狂的姿態強迫耳朵受罪從而獲取極樂的日子,他選的曲目也經常被不少網友分享出去,甚至再進行二次創作。

在英語世界,這種把遊戲片段錄下,放上網上供人觀看的舉動,稱之為Let’s Play。這種行為始於2006年,外國論壇Something Awful上開始有人發起,把自己的打機實況以一系列的圖像或影片記錄,放到網上與人分享,過程中亦會加插一些對遊戲的即時評價或趣聞軼事,務求讓觀眾可以輕輕鬆鬆地體驗遊戲,同時又對遊戲的發展經過有更深的了解。後來,隨著科技發展,玩家可以即時轉播遊戲內容,Youtube文化又漸漸蓬勃起來,Let’s Play也隨之滾存起越來越大的觀眾群。

Let’s Play的特別之處在於,透過一個人的中介,所有觀眾都彷彿在參與一場共同的表演,共享一種親歷其境的感覺,情況形同一起觀看一場球賽,自己雖沒出場,但場上的一舉一動、種種變奏都牽扯著我們的心。雖然我們無法控制畫面上的戰局,但我們投入以致代入,彷彿借別個人的身體代我們完成了種種高難度動作,我們遂可以專事享受,無需要自己面對玩遊戲的焦躁與不安。

也因此,大部份的Let’s Players其實是以恐怖遊戲起家的。Let’s Player操控著角色,穿過條條昏暗詭譎的走廊,在暗影之間步步為營,開門一刹,鬼怪突然來襲,讓他不由得失聲尖叫,甚至抛掉滑鼠,跌坐到地上‧‧‧‧‧‧我們觀眾則隔著熒光幕觀看他的失態,既不必承受自己操縱時的提心吊膽,又可透過他感受到遊戲想營造的效果,共同分擔從而達致共鳴,驚叫過後,彷彿互相對望,拍拍對方的肩膀,說聲「對啊,真的好恐怖」。

觀眾不僅於情感上得到滿足,透過網路獲得近似兒時到好友家中打機的經驗;經濟層面上,他們也不需添置電腦設備,不需購買遊戲,就能事先觀看到遊戲的實際運作,而那種體驗在另一個人身上又會有著怎樣的效果,若某款遊戲看來合自己口味,然後再自行遊玩也可以。加上Let’s Player大多風趣幽默,觀賞的過程也就更具娛樂性了。

而且,Let’s Player與觀眾之間也多有互動,間或透過網絡聊天說笑,觀眾甚至會推介一些有趣的遊戲讓Let’s Player可以與其他觀眾一同分享,讓大家有種朋友的錯覺。這種人情味與即時性,是傳統推介遊戲的媒體無法做到的,觀眾終可避開鱔稿,又或是硬梆梆的遊戲宣傳短片,直接得知遊戲的真實體驗。

據傳,Let’s Play於Youtube熱播的原因,除了是因為其內容吸引以外,更有一些結構上的原因。自從去年三月Youtube把影片推介的運算方式轉型以後,Youtube不再只把觀看次數高的短片推高,轉而重視觀眾觀看影片的時間長度。於是,因為Let’s Players每天可以製作數條短片,每段10至20分鐘,更是以系列的形式吸引觀眾一直追看下去,觀眾逗留於頻道的時間也就越久,相對其他製作、構思需時的搞笑短片,Let’s Play也就更受Youtube的眷顧,自然越滾越大了。

對於Let’s Play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到網上觀看一下相關的片段。在Youtube上,比較著名的Let’s Play Channel有PewdiepieYogscastTheRadBradMarkPlierSmoshGames等等,各有其獨特之處。至於喜好觀看即時轉播的讀者,則可以到twitch.tv看看,定會找到適合你的角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