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想要一塊大型水松板。

這一種欲望,出於對資訊整理的需求,希望將繁雜而來源不同的資訊,以更視覺化的方法呈現。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早前看見獨立遊戲 A Hand with Many Fingers 的畫面,才確立了這種想法。

A Hand with Many Fingers 是一款解謎遊戲。玩家身處 CIA 的檔案室,需要搜索機密文件,調查一宗案件。玩家可以按年份及地區,在檔案室查閱索引卡,並按照索引卡上的提示,走進地庫的檔案庫,撿拾相應的資料盒,再拿到辦公室整理。有趣的是,辦公室有一面大型的水松板,旁邊也有一面地圖,玩家從資料盒中拿出來的相片、剪報、信件節錄,統統可以釘到水松板上,並以棉線連接,已經釘上的資料也可以肆意移除換位。

資料盒內的資訊,會為年份、地區及人名添上顏色標記。玩家可以順着自己的思維慣性,沿着各種線索一路查找。據說,不同的玩家也會各自以迥異的方法編排板上的資訊:有些會按重要人物分類,有些會按地區,有些甚至會按資料盒的編號排序。

遊戲沒有預設的進路,玩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推斷,組合、整理所得的資訊。因此,遊戲的進程及成果,正正是由玩家自己體驗推理的過程。

按照設計師 Colestia 的說法,遊戲的啟發首先是來自水松板,特別是名為陰謀論板(conspiracy board)的物件。這種水松板的特色,就是板上的物件交互相疊,棉線縱橫交錯,幾有瘋狂意味。而水松板本身的設計特性,則決定了設計師如何為遊戲提供結構,甚至啟發了整個場景設置。玩家在板上組織資訊,逐步從混沌的網中整理狀況,解謎過程所積壓的壓力,就從理清線索所得的明𥇦而釋放。有趣的是,與其他遊戲不同,A Hand with Many Fingers 只是給予一個思考的環境,讓人自行組織資訊。

(其他可以對比的遊戲:Outer Wilds:玩家所得的資訊,會於太空船的電腦系統內按星球或資訊關係顯示連結;Return of the Obra Dinn:玩家可將推理所得的身份及死法,記於保險公司的帳本之中。這些遊戲都以某種模式,視覺地呈現由玩家自行推理的資訊。)

思考需要場域,一個可以操作的場所,而場所本身也會左右了思考的樣式。水松板強調不同元素之間的相互連接,任由用家自由重組,正好可以容許人不斷嘗試各種組合,繼而獲取截然不同的解讀。增添一種工具,可能就是開展另一種思考方法的途徑。至少我期望,水松板有這樣的幫助。

近來想要一塊大型水松板。

原載《Sample 樣本》「週五編輯室」欄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