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plane Mode:安坐家中體驗 Flycation

飛行模擬可以採取什麼模式呢?今年開售的 Microsoft Flight Simulator,以精準的機場模型、世界地圖和實時的天氣資訊為特色,讓人可以體會當機師的感覺,一窺窗外壯麗的景致,Airplane Mode 卻開拓了另一條道路,讓玩家體驗乘客的旅程。按照 Airplane Mode 的遊戲介紹,它是「最逼真的飛行模擬器」,玩家坐上一台飛往冰島的航班,以實時體驗一場六小時的航程(另有往加拿大的航班,約為兩小時)。

簡略而言,遊戲重現了飛機乘客的航行體驗:坐在有點逼的坐椅裡,與有限的物件互動,熬過一場歷時六小時的旅程。這樣的一款遊戲,必然會引起疑問:這算是遊戲嗎?樂趣何在?為何我必須坐在這個擠迫的空間裡呆望眼前的座位六個小時?

Read more "Airplane Mode:安坐家中體驗 Flycation"

時間從未逆轉:《天能》的未來完成進行式

於是,熬過埋版地獄之後,我頂着異常劇烈的頭痛進場去看《天能》,完場後竟覺得走路虛浮,頭痛更強烈了,眼前的景象似乎有點剝離現實,任何人的動作看來都能以順向逆向的方式同時演練,彷彿意志與行為之間的扣連已經斷裂。我不肯定,這是否僅是頭痛的影響,還是時間鉗狀攻擊的後遺反響。我不知道其他人對《天能》的褒貶有何根據,我有興趣的僅僅是,這種體驗到底為何出現。

Read more "時間從未逆轉:《天能》的未來完成進行式"

切爾諾貝爾的未來完成式

這星期推出的〈我在切爾諾貝爾等你〉,同樣以普尼皮亞特市為設定。

歌詞當中的意味,地點與象徵的對照,固然明顯,毋須多言。我比較有興趣的,其實是它如何處理時間的問題,這也同時與歌曲顯得浪漫的原因互相扣連。切爾諾貝爾是一個獨特的地方,攜同它所有的歷史與事件,而歌者來到此處,為的正是於這頹垣之中,等候另一個事件發生。於此,歌曲的場景其實夾在兩個時態之間,一個是事件已然發生的時間,一個是(可能)將會發生的時間;換句話說,切爾諾貝爾是一個已經發生了某事的地方,然而往後或許再有事件發生,不過對於歌者來說,這個事件是即將降臨、近在眉睫的(「如爆炸計時開始了」)。

Read more "切爾諾貝爾的未來完成式"

Test Drive

The crash was the only real experience I had been through for years.

Crash[1], J. G. Ballard

有好一段日子,我沉迷於撞車影片之中。是的,撞車影片,這不是因為我有什麼特殊的癖好,單純是撞車影片量多而精彩而已。科幻小說家J. G. Ballard在Crash裡寫:「與其他受告示版上的長篇大論和電視電影裡的假想車禍重擊的人一樣,我隱約有種不安,覺得我這一生中的恐怖高潮,早於多年前起已被一再演練過了,意外會在某個只有這些電影製作人知曉的高速公路或十字路口發生。」與他的說法不同的是,我追看的影片並非虛構情節,也非幻想的意外,而是實實在在的撞車片段。不過,在這件事之前,我應該首先提提阿馮這個人。

Read more "Test Dr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