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的生活怎麼有一百種/該怎麼走誰來告訴我」

曾經有一段日子,每天都在聽同一首歌,時時自憐,一直在困惑與猶豫中打轉。盧廣仲的音樂,幾乎就是大學生活的寫照了,當中表現的種種情感、感傷與純真,正是年青人走到大學階段時常會有的心情。

剛上大學那年,面對新的環境、新的生活、新的朋友,一方面落力適應,一方面也覺得大學生活那樣自由,多姿多彩,時間可以隨意運用,上莊、上課、玩樂、泡圖書館,想做什麼全看你如何分配時間。然而時間畢竟有限,終需選擇,而選擇越多,困惑也就越多了,未來有那麼多的可能性,到底要如何取捨?剛巧,那年盧廣仲就推出了專輯《100種生活》。

〈100種生活〉這首歌,正好揭示了當時的心境:眼前這麼多路徑可以選擇,每一條路都往不同的未來開展,想追求的東西如此多,卻又深知可以實現的太少。正是在那種困惑與猶豫中,才驚覺自己原來是那麼脆弱、那樣孤獨。與同學、師長的關係,已不如中學那樣;朋友都各散東西,各有各的新生活,很多事情只能一個人面對。我到底該選擇什麼?致力尋回舊日中學同學的關係,還是經營新朋友的關係?該用心讀書,準備到外國交流,還是輕輕鬆鬆享受每一天?「想要的生活怎麼有一百種」,又從何選擇?取捨,本就意味取一捨萬,我們也就難免在可能性面前看得目眩神迷了。而流行曲,至少是一條供我們宣洩的渠道,讓心中無以名狀的焦躁得以化作言語。

於這個時間點,我們也悄悄開始愛情的啟蒙了。〈寂寞考〉讓我們體會寂寞的滋味,面對愛情絕望如面對考試,在〈破氣球〉的陪伴下默默等待愛戀對象的垂青,漸漸體會〈好想要揮霍〉裡那種想為愛情獻出一切的捨身精神,如〈Que te pasa 你在幹嘛?〉般揣摩對方的心意,又或經歷〈校園美女 2008〉那種表白後被拒絕的難以自處。大學生活何其混亂,也因此份外美好。

然而,我還是一直記掛著〈100種生活〉那首歌,反覆聆聽。好久以後我才明白,〈100種生活〉其實不只述說了對生活取態的無可奈何,更是強調一種心態的轉變。本來,我們面對眼前岔開的各條路徑,第一個反應便是為之卻步,「不想掉進這深深旋渦」,由是裹足不前,彷彿在快餐店收銀機前一直無法決定吃什麼套餐的選擇困難症患者一樣。這樣卻是無補於事的,時間照樣流逝,取捨至少取一捨萬,無法決定一個方向,則哪裡也去不了。也於是,歌曲的最後一句才會是:「要在很久很久以後才會懂/過了一百種生活」;也就是說,眼前雖擺著一百種生活,雖然難選,路卻總是要走的,100種生活雖無法一蹴而就,然而人生兜兜轉轉,好久以後你回首一看,就知道竟已過了100種生活。從困惑頓足,到勇於前行,這種心態上的轉變,才是〈100種生活〉給我們的啟示。

爾後的大學生活,遂有了不同的質感。雖然生活如常,煩惱依舊,但竟忽爾從他的歌聲中尋得了純真,找到一份不顧一切的勇氣,敢於面對自己的軟弱與缺陷,也更想捉緊每一刹那的生活。熬過多少次趕功課、present的deadline趕得通宵達旦,一邊聽著〈七天〉祈求能有多七天時間,趕著趕著,大學生涯竟已剩下一年了。那年暑假,盧廣仲推出了EP《四菓冰》,裡面收錄的〈Nice to Meet You〉,竟碰巧述說了對大學生活的不捨之情。「天知道我有多愛淡水/除了雨下不停的冬天/不管未來會在哪一邊,都還是會想念」。他歌中所說的淡水,換成自己的大學也不為過吧,畢竟這個校園裡,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那麼多回憶。在這裡的種種經歷,此時方懂得珍惜,卻又只能暗暗希望能永遠留在校園裡,時間能永遠停在這邊。

時間過了一年又一年,盧廣仲竟然陪我過了整個大學生涯。此刻回首看看,竟也真的過了多姿多彩的生活,雖談不上有一百種,至少也可說是無悔了。或許,我寧願時光倒流,回到剛進大學那年,重新把這段路再走一遍,又一次深陷於困惑與猶豫,又一次重頭走出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