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忘了,都忘了,詞句從我記憶剝落。語言竟是如此淡薄,而影像長存,固定而無可泯滅,就是細節,也猶自歷歷在目。記不住話語、想不起聲線,卻一直縈繞在某個場景中:午後三四點的陽光,搖椅晃盪,頭上一架飛機飄過,噴泉間中射水。都只是凝定了的意象、個人而乏善足陳,一如〈黃色大門〉的歌詞,旁人看著,不過是一組碎散的名詞組合。

巴特提過,看見意中人與別個人舉止親密,最難受的不是妒忌,而是面前這一幅景象,原原本本地記錄了你不在其中的事實,你被擯絕在外,與景象中的人毫無牽連,甚至沒有一個虛擬的結構可供棲居。有趣的是,一個人其實絕少看得見自己,也就是說,每一個錄進腦袋的影像,幾乎都一再迫我們體認自己的缺席。

孤獨需要對比才能體現。於是,當我們忽然瞥見一幅使你驚呆的景象,靜止下來,停下一切肢體的操控,也就是說,摒棄自身存在的感覺,我們就發現了,場景中沒有我的存在,我被排斥在那個世界以外,而世界猶自運轉。我孤獨,浪盪於回憶之間,每每只憶起他人歡聚的景象,證明即使我不在場,他人也過得好端端的。此刻我們退成旁觀者,理想的旁觀者對於觀察對象沒有半點干擾,也是說,可有可無。

我拿著一個空杯子,卻見房間的另一頭,觀察對象為別個人倒滿了一杯子酒。這莫不是孤獨的人的寫照?景象,意謂距離,意謂區隔,錄下一個景象,本就指認出不可得的心理狀態。我們之所以受傷,非因理智,而是因為景象就只說出那麼多,不容置疑,不容安排,完整而簡明。孤獨的人舉著空杯,隨處浪游,著眼於自己的空洞,渴求在圓滿的世界中,挖出一方空白,便終於在反照中尋得一幅景象,自我成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