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據說,人一生約花六年的時間做夢,卻又會忘掉百分之九十五的夢境。好像很浪費,倒也像生活,日日夜夜經營或虛秏,頂多只記得起當中的百分之五。紛紜世事年年月月衝擊,無處着手,自然就失卻所有,也沒法子,累了,倒頭就睡,做一些記得或不記得的夢,休息或失眠,天一亮又得出門。

夢,有說用以加強記憶,有說是為未來準備,眾說紛紜,但來來回回,還是可以如此總結,夢普遍被視作整頓現實的方式。確實,世界太龐大了,清醒的時候我們想啊想,也還是無法釐清什麼,只好把睡眠的時間也用以理解現實背後的秩序,情況就似是生物學家借用網路上待機的電腦,憑它們的運算能力研究蛋白質的接疊方式,以明白各種癌症的成因。這莫不是我們存活於世的寫照呢,世事繁複得難以承受,我們竭力把它攤開又接疊,花光精力,也頂多了解渺小如蛋白質的一角而已。

也有學者指出,夢中的一切,盡皆取材於現實和記憶。我們的腦袋裡,其實暗暗儲藏了許多許多人的面孔、許多地方的碎片,供我們在夢中隨意拼湊,組合出各種異夢。轉念又想,若夢會隨現實而變,好久好久以前的人,大概只會夢見在森林裡奔跑的鹿,或是埋伏在影子裡的黑熊,甚至是窮追不捨也總會追上的獅子、老虎和豹吧。這樣想來場面彷彿比較可愛,雖然同樣致命,但一切簡單直接;倒是現在的夢,反映出此一時空的世界運作模式,我們因金錢而煩惱,為前途而擔憂,在城市裡感到孤獨,害怕被認識的人抛棄,夢境似乎已然全盤不同了,但又不得不驚嘆,都走了這麼遠了。

是的,都走了這麼遠了。一直好奇,怎麼做夢與夢想竟共享了一個夢字。據科學家統計,睡夢中最常出現的,就是負面情緒,諸如孤獨、忿怒、驚恐、被遺棄等等的感覺,當中最普遍的就數焦慮了。有些人認為,預演了這些負面情緒,在現實中面對,就不會因其突如其來而壓垮我們了。這樣的對比,不是很有趣嗎?夢想是我們欲求的願景,夢境卻是我們竭力避開的一切問題,從追索到退避,都歸因於夢(而夢本就象徵了虛構)。或許我們總該腳踏現實,不要相信一些終不可得的夢想,規避一些總避不開的情緒;但至少我們尚有一個地方,可以短暫停歇,偶爾退下來,儲足氣力,清理頭腦,這樣不是挺令人安慰的嗎?反正,天一亮總得出門。

而夢其實不必解釋,只要知道,我們在睡寐中以夢的邏輯梳理現實,試圖理出一點頭緒;不論我們對世事何其絕望,身體還是積極地為你準備未來,從未放棄。事實是,世事反而更加荒誕,夢的邏輯還略嫌比不上呢。這樣吧,這夜容我們好好酣睡,任腦袋於漆黑中綻放異彩,從紛雜世事中稍為抽身,隨夢境肆意行進,讓鬱結閒置,待身體自行解開;停駐、喘息,天一亮又再啟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